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不良恶习,害苦一对夫妻
不良恶习,害苦一对夫妻

清晨灿烂的阳光洒在静谧的卧室里,窗外是凛冽的寒风,室内温暖如春。而我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,如寒风中的枯叶般无奈、憔悴。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都源于让我又爱又恨的丈夫……

初识丈夫时,就被他方正的脸形,大大的眼睛和有型有款的偏分发型所吸引。那时的他看上去整洁而精神,可以说是一表人才。恋爱后才知道“人不可貌相”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用“臭男人”三个字来形容他再恰当不过了。单身宿舍里到处都是积尘;被褥上脏兮兮的净是黑的头油,皮鞋上的灰常常几天都不舍得擦;衬衣领子、袖口辨不清本色,原来已穿了大半个月了;小小的梳子竟然布满头油和碎发,而他还满不在乎地拿来梳头……他讪笑着说下次回老家,一定带回去让他老妈洗洗……不用说,后来洗衣服便成了我的常活。

婚后丈夫还常出差,一月回来一次,住两天就走。每次都是干净地走,又脏又臭地回来。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他的卫生习惯:早起洗脸刷牙是必须,而晚上睡觉时一定不会再洗漱了,理由是没必要!衣服包括内裤磨得黑乎乎的,还能忍受常人之不能忍,照穿不误,只因为“我经常在外出差,干净的衣服穿完了你又不给我洗”。有时,我俩一同出游,住宿条件无论多简陋,他都要脱光衣服睡觉。几天没洗澡,他性欲上来照旧搂着我求欢。我提出异议,他便不悦,还说上大学时,曾有过一学期都没洗衣服的记录。因为他常不在家,卫生习惯我也没坚持让他改,因为我知道那没有用。

婚后没多久,我便觉得下身”瘙痒”难忍,晚上更甚,外阴并附着豆渣样分泌物,到医院检查,确诊为”霉菌性阴道炎”。虽经多次积极治疗,花费近千元,症状时轻时重,终不见愈。虽然很不舒服,但我也未当回事。结婚快三年了,我们商量着要个Baby,我的病便放上了议程。我在一所大医院正规治疗,三个月未愈,于是便到了省城一所大医院检查,结果却是支原体”感染”,恰巧丈夫出差归来,我们便遵医嘱同服药。丈夫回来正逢月事将至,因为难得回来,我们便顾不了许多。两三天后,我的下体”疼痛”难忍。开始我以为房事时动作过猛,擦烂外阴所致,可丈夫也说阴茎根部烂了。我一看,丈夫阴茎根部长了好多个小疱疹,有的已破溃,未破溃的可以看见里面有白色的脓液。天呀!这是”性病”吧?我们赶快到医院就医。大夫说是”生殖器疱疹”,回家后我自己对镜一看,我和丈夫症状一样,流出的白色脓液还散发着一种如腐肉般的臭味,同时还伴有痛感和麻木感。我遵医嘱用阿希洛韦片及软膏内服外敷共二十多天,病情总算有所好转了。

福州市鼓楼区汤范餐厅  电脑版  手机版 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安泰街道乌山支路26号西营里市场5号楼(4)-1店面